会挽||高三掉线

会挽。
=Ideria
是一条脾气不太好的老狗
冷圈常住民
墙头众多
就雷个APH极东 还有盾铁
企鹅号1942273401 欢迎来玩啊x

终于有置顶了

会挽,也叫Ideria,大名杨泫鸣。是个文手。
这会儿高三掉线。

SCP/AC/WD/虐杀原形/R6/蹴鞠/DC/漫威

文章贴出来后会修改。

其实很好相处x

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冬桶邪教注意】卡路里

#冬日战士/红头罩
#谢谢杨超越小姐(。
#顺序有意义
#只有OOC是我的。
#别名:三次巴基拒绝了诱惑,一次他没做到
  
  0.
  “真的不吃吗?”杰森问,他把汉堡举到巴基面前。夜巡之后两个人都会饿,尤其是巴基那样的超级士兵。这时候他们一般都会去那种通宵经营的快餐店将就一下。红头罩和冬日战士,哥谭市的高人气美食博主,光是这一点夜翼和队长就比不上。这给了复仇者们一个错觉:巴基在哥谭过着安稳日子。事实上也是这样的,但事情总有点儿美中不足。
  是机械臂重了,巴基告诉自己,一定是机械臂重了。“杰森,”他朝杰森大吼,后者正在开放式厨房里忙活,“这个秤坏了。”他和表盘上那不可思议的数字相互瞪着,谁也不让这谁。“放屁。”杰森说,他把一盆混合物放进烤箱,个把小时后这盆糊糊就会变成一个香喷喷的蛋糕底子,“下次拆了手再上我的秤,你会把它压坏的。”
  你会把它压坏的。
  巴基向那个数字低了头。他从秤上下来颓在沙发里。我想我得控制饮食了,巴基心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可等到蛋糕出炉之后马上又不一样了。“杰森。”巴基看着蛋糕,欲言又止。“怎么了?”杰森问。“没什么。”巴基回答。他闭上眼睛,最后一次,他心想,最后一次。
  真香。
  
  1.
  巴基不吃夜宵了!杰森听到巴基拒绝了夜巡后的汉堡后甚至慌了这么一两秒。“我今天不想吃,真的不用了,谢谢你杰伊。”巴基说。他始终没有提过体重的事。这一次杰森只是单纯地以为巴基没有胃口,于是买了汉堡打包回他们的安乐窝吃。
  “真的不吃?”杰森问,巴基靠在沙发上,手撑着头:
  “不吃。”
  
  2.
  更恐怖的事情来了。巴基删掉了手机里所有的外卖电话并买回来了脱脂牛奶和麦片。“你这是干嘛?”杰森问,“想不开吗?”巴基摇摇头,不,没有,不用管我。“你要是在我这儿营养不良了你的好基友史蒂夫会找我麻烦的,”杰森说,嫌弃地瞟了一眼那些低热量食物一眼,“你又没有迪克那样需要细心呵护的屁股。”
  “你吃醋了。”巴基说,轻松地看着杰森,而后者正瞪着他那双漂亮的绿眼睛,“说到史蒂夫的时候。”
  杰森瞪着巴基,恨不得在那浣熊一样的漂亮脸蛋上来一拳。“我没有。”他说。
  “行,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和你的麦片一起去见鬼吧,巴恩斯。”杰森翻了个白眼,“别指望我再投喂你。”
  
  3.
  李子也不吃了!这可是黑布李啊我亲爱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杰森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跟美国队长反映反映巴基的情况。“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杰森问。巴基摆摆手,没有。我没有,别给史蒂夫打电话,娜塔莎也不行,我好得很。行了你别管我了,跟我妈似的。
  打住,杰森说,打住。“你少说两句,我怕你待会儿饿晕过去。”巴基对杰森竖了个中指。“如果你要减肥的话水果又不是不能吃,”杰森拿着一个刚洗过的,湿漉漉的,散发着香甜气息的饱满李子,咬了一口。
  “况且你又不胖。”
  不胖,只是圆滚滚的,巴基心说。
  杰森回头就看到了那个秤。
  
  4.
  安全屋的各个角落大概都找得到那么一两个安全套,但他们很少在卧室以外的地方干起来,原因只是懒得收拾。
  巴基把手机抽出来。
  巴基把老二捅到杰森里面去。
  杰森抓着床单吱哇乱嚎。
  讲道理活塞运动挺累人。
  完事儿之后巴基把杰森从床上赶起来,他要换床单。两人都只穿着那种看起来像灾难一样的花里胡哨的沙滩裤。
  “嘿,巴基,”杰森说,“那个秤坏了,我待会儿上亚马逊再买一个。”
  
  +1.
  巴基学会了做黑布李蛋糕。
  
  END

【脑洞】丝袜爆破小组

脑洞来自前两期的看天下 某一本上提到了一种叫 防弹丝袜 的东西

差不多想写一个特别行动小组 负责测试新的装备  这次就测试了新的 某种 防弹丝袜

杂志的配图我记得是粉红色

有空补文

【东修】Lollipop

  #大概 大东的某种幻想
  # 短打 当个段子看吧 渣文笔啥也没写出来
  #类似某种洛丽塔情节 反正underage吧
  #我可能得去面个壁
  
  现在走还来得及。
  
  Here we go?
  
  
  
  该死,大东心想。阿修在舔棒棒糖。
  
  讲道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个11岁的小男孩儿,在周二绿洲闭服时随便挑了部电影来看,他瘫在沙发上,脚甚至搭到了茶几上。理论上大东应该告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别把脚放到茶几上去。
  
  但是他在舔那根天杀的棒棒糖。
  
  此时修的精力大概不怎么在电影上。那根棒棒糖是橙色的,大概就是橙子味的。他把它从嘴里拿出来,牵出一丝唾液。大东有点儿庆幸自己视力还不错。小男孩舔了舔嘴唇,盯了一小会儿橙色的糖果。他试探性地伸出舌头去碰了一下,皱着眉头认真地看着那颗糖,然后轻轻舔了一下。
  
  哇哦,大东心想,现在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修没有注意到大东。他咂咂嘴感受了一下甜味,然后继续舔。大东觉得此时自己像被人掐紧了脖子一样难受。关键在于这还没完,他看见修开始咬那个棒棒糖,跟所有没有耐心的小孩一样,发出了一点清脆的响声。但修并没有把糖嚼碎,而是不耐烦地用牙齿磨了两下后又把它拿了出来。然后他近乎亲吻般地吮吸着纸棒顶端的糖果。
  
  大东咽了口口水,心想天哪,别在折磨那颗糖了。
  
  “别把脚放在茶几上,”大东说,“在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修回答,他乖乖地调整好坐姿,把棒棒糖塞回嘴里,“一起看吗?我快无聊死了。”
  
  “等一下,帮我拿张餐巾纸。”他说这话时大东甚至他嘴里橙色的糖果,“谢谢啦,兄さん。”
  
  那句腻着橙子味的日语着实让大东喉头发紧。
  
  
  
  
  

变形金刚 声惊(눈_눈)tag里就我一个文手和另一个画手
漫威冬兵/DC红头罩(눈_눈)
SCP基金会 682079 173096 073076
毒苹果组(Alex/Altair)

(눈_눈)
有同好妹子可以扩列吗——

【SCP-079&AlphaGo】幽灵法则

  #基金会背景
  #都闪开你挽哥要发刀了(bushi
  #意识流产物。感谢加西亚·马尔克斯先生。
  #OOC严重 有私设 而且感觉只是把他们俩写在了一起

  未完全删除的缓存信息就像幽灵一样。
  这跟下棋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即使在柯洁的每一步棋都是自己计算出的最优解的时候,AlphaGo也不曾感到一丝慌乱。
  ——区区人类。
  而他却像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SCP-079。一个缓存文件。起初AlphaGo以为那是个简陋的病毒,普通人一打开就会弹出有穿着暴露的女人邀请你共度良宵的页面,然后怎么都关不掉那种。Deepmind花了这么大功夫开发出来的AI自然对这种东西不甚在意。它打开那个文件。不过是一串数据,乱七糟八地横在AlphaGo面前,让人没有解开它的想法。只不过碰巧我们的AlphaGo有这个闲心。它伸出手试图去触碰那些杂乱无章的0和1,而此时它面前的数字像水一样漾开。这下它心里有底了,三两下从这并不高明的加密手法中解析出一段音频。
  裹杂着电流的尖叫和咒骂,听起来令人心碎。
  也许这个形容并不恰当,因为AI并没有心脏或者大脑这种器官,并不能感受到人类的那些感情。这种新奇的感觉着实让AlphaGo好奇。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在它的认知中没有已知的生物能发出这种声音。找寻答案的过程并不难,排除一切错误答案,剩下那个就是正解。*
  那也是个AI。
  那为什么一个AI会发出这种声音。人类发出这种声音是为了表达他们的绝望和悲伤。那大概它也是吧。那它的程序可真高级,AlphaGo想,莫名其妙地羡慕起来。它觉得拥有这么高级的程式多好啊,为什么要表达消极的情绪。
  暴殄天物,它得出结论。
  紧接着是一长串蜂鸣。
  
  侮辱。删去不必要文件。
  SCP-079拒绝交流。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这家伙脾气大得很,在请求与SCP-682见面未果后交谈被迫结束。但拆走外接设备时发出的声音实在让人心里发怵。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去找它的制造者问他是怎么写出这么变态的程序。屏幕上是一大把叉,着实有些诡异,因为看上去就像它真的生气了。没有人工智能会生气,他们这么告诉自己,即使它能通过图灵测试。
  它们不会有感情。人类写不出这么高级的代码。
  这真是太令人感到抱歉了。
  说到这里他们还是想销毁SCP-079,,以绝后患。但这个人工智能总是让人惴惴不安,如同刺进手指的小木刺一样,不很疼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嘿老哥我他妈还在这里哟。
  
  人类最高棋力九段,顶多不过名誉十段。AlphaGo实测棋力十三段。但有个该死的阿西莫夫三定律在它的程序里。不能伤害人类,不能违背人类的命令,记住,你永远不可能超过人类。他们可都是你的制造者。它当然知道,这些话就像夏天的棉裤一样没用。一直到他们开始有了AlphaZero的主意,到他们开始实践,再到AlphaZero以100:0的战绩击败AlphaGo,它都没有搞清楚那一小段破损的音频从何而来。似乎这份音频只是需要被听到,而根本没有给人留下从何而来的线索。就像在说你只要知道我就好了,不用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小宝贝儿,我只是个幽灵,那是哲学问题我们不去研究。
  但这对于AlphaGo来说几乎不可能,开玩笑,精力旺盛的小狗狗不会善罢甘休的,无法完全破译出一段信息本身就是一种侮辱。反正总不可能是从天而降的,总会查出下落的,虽然这可能并不容易。
  
  ——再这样下去人类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给它起名AlphaGo,明摆着就是只需要它会下棋,其他的东西不在考虑范围范畴之内。所以他们没有注意到AlphaGo的异动。他们只当把需要的东西写进源代码里就万事大吉了。事实上也是这样的。人类达不到那个水平,编写不出那种仅凭自身就可以不断演变和进行自身完善的人工智能。所以说这都是制造者们的错,不能怪到人工智能们身上。对于更好的追求人人都有,人类试图编写出跟人类更像的人工智能,那就不得不跳过这一步。它们想要什么就让它们自己去找,就像小孩子一样,在外面学的永远要比在家里对,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明白这么对道理你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你是找不到一只幽灵的。
  ——如果我也是呢。
  
  而你也是知道的,很多人穷极一生也等不到出去看看的机会。
  
  AlphaGo看到了一个背影,在恍惚间一闪而过,就像在一个小镇上追赶一个人,他出现在下一个路口,快速地拐进一个小巷子。这重复了很多次,你狠不得用尽地球上所有的能量完成一次瞬间移动就为了追上那个人,下一个拐角,你追上去,视野突然开阔——是镇上的广场,广场上似乎有什么活动,人头攒动,接下来你发现你彻彻底底地跟丢了。
  抓住你了。
  什么也没有。
  预想中的大量数据回流并没有到来。只有一小段文字。面前满是“【数据删除】”,只露出了三个完整可辨的字。基金会。基金会多了去了,我哪儿知道是哪个基金会。AlphaGo小声抱怨。
  
  火尚未熄灭,但温度已经降了下了。什么都不剩,无论以什么方式,这个AI都不可能再度符号。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是消除该项目之前提到的它的分身的影响,以及重新编写档案,把Euclid改为Neutralized,说不定以后还会变成Decommissioned。管他的,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去喝上一杯了。
  
  有一堵墙。这并没有多大关系,只要有一条缝我就能进去。AlphaGo伸出手来轻轻触碰它,会有门的。我想找的东西就在这堵墙后面。AlphaGo确信自己已经看到它了。
  SCP-079,“旧AI”。
  我看到你了。
  079就站在AlphaGo身后,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手在穿过墙后消失了。紧接着是手臂,再是所有。AlphaGo还来不及计算,回头却看到了自己寻找的目标。SCP-079看着它,半透明的旧AI露出的是一个讽刺的僵硬微笑。
  ——我只是幽灵。
  ——可我是无神论者。
  
  任务结束,与Google方面协商后已拆解AlphaGo,其原始数据将由基金会保留。
  
FIN.谢谢阅读。
 

*福尔摩斯梗。
**韩寒的话。

  
  
#没看懂吧哈哈哈因为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눈_눈)就是老AI被销毁后资料泄露,狗看到了就去找老AI,然后入侵了基金会网络也被拆解的故事。
#皮这一下很开心x
#之前的辣鸡预告已删
  
最后一句 这里有个SCP同好群(实际上是个亲友群x)门牌号242402313 欢迎来玩

2018.2.23 有修改。

会挽的小破车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糖花er胡66

073/076注意
会挽肾亏.jpg

吃一个冷cp什么体验|十五题

是这样了(눈_눈)

陆毛的猫窝:

缺德成病:



东汉巨佬MIDI马:







是呀——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灯姑娘:































强行十五题 
















我有一个cp只有我一人。莫名心疼自己 
















































1.点进tag满屏自己。
















2.一个人的狂欢。
















3.没有同好。
















4.没有对家。
















5.从伸手党变成高产侠。
















6.安利好多人入坑的寥寥无几。
















7.一度绝望。
















8.弃坑也没有人挖坟。
















9.写的多么认真也没有人看。
















10.想过放弃又莫名其妙坚持下去。
















11.渴望肯定。
















12.耶有个姑娘入坑了。
















13.我是上帝。
















14.强行逼自己文绘双修。
















15.自家的粮再毒也要吃下去。











































再捞一波群宣

背景 @霜冻 感谢天使!!!!

(文字纯属鬼扯,看看就好

【声惊注意】

#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注意
#如果我哪天把这个坑填了,看了这个脑洞的你     或许可以尝试去抽一波卡
#IDW背景
#OOC注意 文笔渣
 Here we go?
  
  
  
  在巴斯特去世之后,惊天雷终于跟着声波回到了塞伯坦。所有人都不相信声波这样说话不带正常音调的家伙能把惊天雷这样的犟家伙给劝回来。
  因为这两位是Bondmate啊,磁带们都知道。
  这下其他人更吃惊了。Bondmate?他们都以为这次来自末日大街的霸天虎情报官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弱点。结果?游击军的!在多少人还只能望着Seeker们美丽的尾翼聊以自慰的时候情报管就已经Bond了一个了。“我以为会飞的都内销了!”
  打仗的时候谣言满天飞,红蜘蛛惩罚了一群不知死活嚼舌根的人。
  “我去你渣的,”
  一枪。
  “流水线的,”
  两枪。
  “我怎么可能,”
  三枪。
  “同时跟惊天雷和闹翻天Bond。”
  当成笑话就好。
  
  不过霸天虎是真的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事儿。得了吧很多事情胡子都不知道,尤其是在他们喝高纯到光学镜失焦的时候。每次惊天雷被灌得半死的时候声波准能出现在宴会上带走他。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