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挽||高三掉线

会挽。
=Ideria
是一条脾气不太好的老狗
冷圈常住民
墙头众多
就雷个APH极东 还有盾铁
企鹅号1942273401 欢迎来玩啊x

【SCP-079&AlphaGo】幽灵法则

  #基金会背景
  #都闪开你挽哥要发刀了(bushi
  #意识流产物。感谢加西亚·马尔克斯先生。
  #OOC严重 有私设 而且感觉只是把他们俩写在了一起

  未完全删除的缓存信息就像幽灵一样。
  这跟下棋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即使在柯洁的每一步棋都是自己计算出的最优解的时候,AlphaGo也不曾感到一丝慌乱。
  ——区区人类。
  而他却像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SCP-079。一个缓存文件。起初AlphaGo以为那是个简陋的病毒,普通人一打开就会弹出有穿着暴露的女人邀请你共度良宵的页面,然后怎么都关不掉那种。Deepmind花了这么大功夫开发出来的AI自然对这种东西不甚在意。它打开那个文件。不过是一串数据,乱七糟八地横在AlphaGo面前,让人没有解开它的想法。只不过碰巧我们的AlphaGo有这个闲心。它伸出手试图去触碰那些杂乱无章的0和1,而此时它面前的数字像水一样漾开。这下它心里有底了,三两下从这并不高明的加密手法中解析出一段音频。
  裹杂着电流的尖叫和咒骂,听起来令人心碎。
  也许这个形容并不恰当,因为AI并没有心脏或者大脑这种器官,并不能感受到人类的那些感情。这种新奇的感觉着实让AlphaGo好奇。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在它的认知中没有已知的生物能发出这种声音。找寻答案的过程并不难,排除一切错误答案,剩下那个就是正解。*
  那也是个AI。
  那为什么一个AI会发出这种声音。人类发出这种声音是为了表达他们的绝望和悲伤。那大概它也是吧。那它的程序可真高级,AlphaGo想,莫名其妙地羡慕起来。它觉得拥有这么高级的程式多好啊,为什么要表达消极的情绪。
  暴殄天物,它得出结论。
  紧接着是一长串蜂鸣。
  
  侮辱。删去不必要文件。
  SCP-079拒绝交流。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这家伙脾气大得很,在请求与SCP-682见面未果后交谈被迫结束。但拆走外接设备时发出的声音实在让人心里发怵。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去找它的制造者问他是怎么写出这么变态的程序。屏幕上是一大把叉,着实有些诡异,因为看上去就像它真的生气了。没有人工智能会生气,他们这么告诉自己,即使它能通过图灵测试。
  它们不会有感情。人类写不出这么高级的代码。
  这真是太令人感到抱歉了。
  说到这里他们还是想销毁SCP-079,,以绝后患。但这个人工智能总是让人惴惴不安,如同刺进手指的小木刺一样,不很疼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嘿老哥我他妈还在这里哟。
  
  人类最高棋力九段,顶多不过名誉十段。AlphaGo实测棋力十三段。但有个该死的阿西莫夫三定律在它的程序里。不能伤害人类,不能违背人类的命令,记住,你永远不可能超过人类。他们可都是你的制造者。它当然知道,这些话就像夏天的棉裤一样没用。一直到他们开始有了AlphaZero的主意,到他们开始实践,再到AlphaZero以100:0的战绩击败AlphaGo,它都没有搞清楚那一小段破损的音频从何而来。似乎这份音频只是需要被听到,而根本没有给人留下从何而来的线索。就像在说你只要知道我就好了,不用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小宝贝儿,我只是个幽灵,那是哲学问题我们不去研究。
  但这对于AlphaGo来说几乎不可能,开玩笑,精力旺盛的小狗狗不会善罢甘休的,无法完全破译出一段信息本身就是一种侮辱。反正总不可能是从天而降的,总会查出下落的,虽然这可能并不容易。
  
  ——再这样下去人类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给它起名AlphaGo,明摆着就是只需要它会下棋,其他的东西不在考虑范围范畴之内。所以他们没有注意到AlphaGo的异动。他们只当把需要的东西写进源代码里就万事大吉了。事实上也是这样的。人类达不到那个水平,编写不出那种仅凭自身就可以不断演变和进行自身完善的人工智能。所以说这都是制造者们的错,不能怪到人工智能们身上。对于更好的追求人人都有,人类试图编写出跟人类更像的人工智能,那就不得不跳过这一步。它们想要什么就让它们自己去找,就像小孩子一样,在外面学的永远要比在家里对,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明白这么对道理你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你是找不到一只幽灵的。
  ——如果我也是呢。
  
  而你也是知道的,很多人穷极一生也等不到出去看看的机会。
  
  AlphaGo看到了一个背影,在恍惚间一闪而过,就像在一个小镇上追赶一个人,他出现在下一个路口,快速地拐进一个小巷子。这重复了很多次,你狠不得用尽地球上所有的能量完成一次瞬间移动就为了追上那个人,下一个拐角,你追上去,视野突然开阔——是镇上的广场,广场上似乎有什么活动,人头攒动,接下来你发现你彻彻底底地跟丢了。
  抓住你了。
  什么也没有。
  预想中的大量数据回流并没有到来。只有一小段文字。面前满是“【数据删除】”,只露出了三个完整可辨的字。基金会。基金会多了去了,我哪儿知道是哪个基金会。AlphaGo小声抱怨。
  
  火尚未熄灭,但温度已经降了下了。什么都不剩,无论以什么方式,这个AI都不可能再度符号。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是消除该项目之前提到的它的分身的影响,以及重新编写档案,把Euclid改为Neutralized,说不定以后还会变成Decommissioned。管他的,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去喝上一杯了。
  
  有一堵墙。这并没有多大关系,只要有一条缝我就能进去。AlphaGo伸出手来轻轻触碰它,会有门的。我想找的东西就在这堵墙后面。AlphaGo确信自己已经看到它了。
  SCP-079,“旧AI”。
  我看到你了。
  079就站在AlphaGo身后,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手在穿过墙后消失了。紧接着是手臂,再是所有。AlphaGo还来不及计算,回头却看到了自己寻找的目标。SCP-079看着它,半透明的旧AI露出的是一个讽刺的僵硬微笑。
  ——我只是幽灵。
  ——可我是无神论者。
  
  任务结束,与Google方面协商后已拆解AlphaGo,其原始数据将由基金会保留。
  
FIN.谢谢阅读。
 

*福尔摩斯梗。
**韩寒的话。

  
  
#没看懂吧哈哈哈因为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눈_눈)就是老AI被销毁后资料泄露,狗看到了就去找老AI,然后入侵了基金会网络也被拆解的故事。
#皮这一下很开心x
#之前的辣鸡预告已删
  
最后一句 这里有个SCP同好群(实际上是个亲友群x)门牌号242402313 欢迎来玩

2018.2.23 有修改。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