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挽||高三掉线

会挽。
=Ideria
是一条脾气不太好的老狗
冷圈常住民
墙头众多
就雷个APH极东 还有盾铁
企鹅号1942273401 欢迎来玩啊x

抽签拉郎  文笔渣不打tag
"Sledge"Seamus Cowden x "Glaz"Timur Glazkov(顺序有意义)
训练一结束Seamus就跑回寝室,打开门看到Timur又开始摆弄他的眼药水的时候终于放下心。Timur给Seamus打了声招呼,说任务完成得不错,自己有一周的假。说完准备开始滴眼药水。Seamus笑笑,说让Timur等等,等自己洗了手来帮他滴。Timur摇了摇头,准备自己动手。Seamus一把抢过Timur手中的小药瓶子,转身到厕所去洗手。Timur小声嘟哝了两句俄语,也没有管Seamus。
Seamus甩了甩手上的水,拿着眼药水叫Timur把有仰起来。Timur把头放在椅子背上,Seamus弯着腰给他滴眼药水。"算了,Seamus,"Timur说,"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觉得你快戳到我的眼睛了。"Seamus摇摇头说不会的,你太不信任我了。然后继续猫着腰,仔细地盯着Timur的眼睛。
当药液接触到Timur的右眼时,他轻轻抽了口气。Seamus以为自己真的戳到Timur的眼睛了:"我真戳到你了?""没有没有。你知道我右眼有伤。"Timur说,"如果你真的戳到我的眼睛,我会先把你揍一顿再去给Doc告状说你戳了我的眼睛。""不不不小子你没法揍我,"Seamus说,"近身格斗我还是可以干翻你的。"
Timur睁开眼睛看了Seamus一眼,然后翻白眼,露出了深红色的伤疤。
Seamus把盖子拧紧,把药瓶子放到桌子上。Timur继续靠在椅子上,突然感觉衣服拉链在被往下扯。"干嘛?"Timur拍开Seamus的手。"看看你伤得怎么样。"说着Seamus一口气把拉链拉到底。一个星期的假可不短。Seamus心想。尤其在他看到了Timur肩膀上裹得严严实实的绷带时,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疼吧?"Seamus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还好。但是别碰。"Timur说。
Seamus蹲下来。"好,"他说,"我今天教你一招,保证立马就不疼了。"
Timur怀疑地盯着Seamus,心说这人可能偷喝了自己的眼药水。
"得了Seamus,别..."Timur的话被打断,绷带下的伤口感受到了来自另一人的体温。
Seamus亲了一下Timur的伤口。
"不疼了吧?我小时候受伤了我妈就这么安慰我。"Seamus说。"真的很有用。"
Timur红着脸,不知道怎么用英语表达自己。于是他小声嘟哝了几句俄语。
"说英语。"
"呃,Seamus,怎么说,虽然我比你小,但是,呃..."
"没有什么但是不但是的,"Seamus哈哈大笑,"快去睡吧小家伙。"

评论(1)

热度(2)